BL自創文 / 金光 / 五月天 / 藺流

我有點不懂,這是…外面看不到這些文章的意思嗎?
我自己能看,但系統應該不會沒事通知著玩?
求好心人告知我這是什麼狀況(哭)
#打開通知一臉懵
#但它又不讓我看通知內容

[藺流] 花開堪折 2.

蔺晨也不在言豫津面前捉弄飞流,只一摸梅长苏手边的药碗,道:「梅大宗主就这么聊着,药都凉了。」

梅长苏还没答上话,蔺晨又说:「飞流,跟蔺晨哥哥煮药去。」

飞流抬起头,瞅着他苏哥哥,脸上虽有些不甘不愿,却是没如以往般一溜烟逃走为上。

也就因这么一瞅,没往外窜的飞流被蔺晨轻轻抓住了手腕,带着便往屋外走。

两人身后,言豫津还嚷着「飞流今儿个真听话啊!」

飞流闻言便想抽手,才哼了声并甩了甩手,蔺晨却已抢得先机,顺势握住飞流的手。

掌心相迭,暖意交融。

「梅长苏买了座新宅子,邀我们来玩个几日,」蔺晨走在前,后头跟着还与他闹上脾气的飞流,他只笑道:「飞流就不想回琅琊山了,嗯?」...

[藺流] 花開堪折 1.

那年夏末,连着下了几日的雨,雨势磅礡。

蔺晨端稳了一碗热腾腾的苦药往梅长苏的书房走,还未推开房门,便听得梅长苏一句「这么连日下着雨,小飞流该闷坏了吧?」

被唤了名字的少年应了句「嗯」,蔺晨仿佛能看见那少年用力点了点脑袋瓜的模样。

或者,还撅着嘴?

蔺晨扬起唇角,深觉自己来的时辰实在是巧。这不,若是自己此时说要与飞流玩上一场比试,飞流该是肯的。他抬手欲推门,又听梅长苏问飞流话。

「要不,你别闷在这儿,陪你蔺晨哥哥去?」

「不要!」飞流答得极快,又道:「他坏!」

「小飞流,此言差矣。你蔺晨哥哥我从不对美人儿使坏,」蔺晨推门而入,转头睇向那一旁憋着笑意的梅长苏,又笑言:...

[藺流] 掛懷

※本文為 @邊草無窮日暮 的靖蘇文<非天>一書,我所插花寫的gift,感謝阿直不嫌棄QAQ


夜色如墨。

藺晨拎著一小壺酒,帶著一小盒桂花糕,悠悠走向小跨院外的拂星亭。那亭建於水上,是梅長蘇自邊疆凱旋後,託蒙摯尋人改建。

只見冷月懸空,幾枚星子點於夜幕,藺晨且行且看,很是愜意。

他方行至亭內,將酒壺及裝著桂花糕的木盒置於桌上,便嗅到某人身上的藥香。

那藥香他熟極,也就這小半月送出的藥香囊,僅一人得之。讓那娃兒佩戴著,驅蛇蠍毒蠱,避時疫寒疾。

「小飛流,不跟著你蘇哥哥,」藺晨捏起一小片桂花糕,往後一遞,便被來人取走。他笑道...

[廣告] 飛花拂晨,瑯琊榜藺流衍生小說


點此處購買:宅草堂代理

也可以在以下兩處購買:月見草卡布書屋


因為淘寶上架了所以重新貼一次,上一篇我沒刪掉。


以下閒聊。


消失了近兩個月,斷斷續續看著突然跳出來的愛心跟小藍手,

跟拿到突然出現的牛奶糖一樣開心。

近日寫著自創,藺流文只能餓著肚子反反覆覆翻別人家的舊糖出來舔兩口。

嗚,劇退燒了,糧有一頓沒一頓T_T

第二部應該也沒有飛流跟藺晨....(遠望)


實在是受不了這麼餓,等我把自創給寫完了,就回頭寫藺流。

大綱擬好了,希望我能擠出更多時間來,給我心愛的CP添點糖。

宣傳所以佔tag,抱歉>_<!


[藺流] 白露

當總管端來藺晨半個時辰前吩咐的蓮子百合羹時,那三兩僕童正捧著藺晨看完的竹簡往外而行。

藺晨看著桌上那碗猶冒著熱氣的甜羹,待總管離去後,方執扇輕敲虎口,笑道:「小飛流,再不下來,哥哥可一點甜羹也不給你留啦。」

語未竟,一抹淺藍身影已立於藺晨眼前。

飛流戒慎地瞅著藺晨,兩手緩慢伸向那碗甜羹。他見藺晨但笑不語,甚而未阻撓他,反停了手。

藺晨攏袖,溫和笑問:「怎麼,飛流也有不貪吃食的時候?」

飛流搖了搖頭,率直指出瑯琊閣少閣主總捉弄他,致使他取個甜羹也需小心翼翼之實,「你壞,逗飛流。」

「此言差矣,」藺晨一作勢起身,飛流便收回手,往後退了一步。藺晨看在眼裡,是想笑又想逗弄對方。這不,小...

[藺流] 獨鍾

午後大雨方停,幾隻雀鳥棲於梢間,張喙鳴啼。

藺晨擱筆起身,喚人將才製好的大渝輿圖收入庫中,又問:飛流呢?

總管低頭應答:飛流少爺往後山去了,也不知有沒打傘。

藺晨揮手讓總管離去,自個兒信步而行,不想,竟繞到了進後山的階前。他仰頭一看,雨後綠葉,一洗如初發芽。

就像他養在瑯琊閣裡的小飛流,不懼風雨,無論晴雪,皆不蒙其心稚。

他見過佳人嬌笑如蝶,往人心上撲翅。

也見過閨秀輕語似水,洗滌心中煩憂。

卻都不及飛流見著太師糕時,那半帶防備半是饞著的模樣。

也不及飛流被他捉弄後噘起嘴哼著氣,躍上屋脊再不理他的聲響。

藺晨兩手持扇,指尖輕點扇柄,想著要不去趟後山把小飛流拎回閣裡。這雨也不知...

[藺流] 惦念

夏日悶熱,連日無雨,即便有名美人千里迢迢上瑯琊山求藺晨一診,亦無法讓瑯琊閣少閣主提起一點勁。

這烈陽懸掛於空,烤得人心燥熱,連自井裡打上來的瓜果也不是那麼冰涼。

可,為避免梅長蘇著了涼,房裡門窗緊閉,悶得很。

待在梅長蘇榻邊看著醫書、等時辰一到便要往梅長蘇嘴裡灌湯藥的藺少閣主嘆口氣,揉揉額際後將書冊隨手扔桌上。

那一聲響,讓坐在他身旁大啖甜瓜的飛流抬起頭,瞥了他一眼。「蘇哥哥,睡。」

「就只惦念你蘇哥哥睡著不能吵呢,」藺晨伸手便捏著飛流的臉蛋,又扯又輕擰,惹得飛流皺眉扁嘴。「也不見你為了藺晨哥哥擔憂一分,你個小沒良心的,鎮日就只想著你蘇哥哥。」

飛流放下甜瓜,猶豫半晌後將快見瓜皮的...

[藺流] 不忘

飛流剛被帶回瑯琊山住下的那一年,這藺晨眼中小小的孩子誰也不理,若有人靠近,便作勢要攻擊那人。

若他肚餓,自會從蒸籠裡拿走剩了的、冷掉的包子,也不問人。

藺晨有些困擾,但飛流不願親近梅長蘇以外的任何人,就連治病扎針,那也得打暈飛流先。

梅長蘇對藺晨這麼治病頗有微詞,直說飛流的後頸總是青瘀一片,有你這麼救人的嗎?

藺晨聞言遂反問梅長蘇:敢問梅先生有何高見,能不打暈飛流便讓他躺在我榻上讓我施針?

梅長蘇以一要求為注,賭他能讓飛流乖巧趴在榻上給藺晨施針,輸家要給贏家辦件事。

這虧本生意,藺晨原是不想搭理。左右梅長蘇這身子是三日一大病五日一吐血,辦事?他真讓梅長蘇去辦事,估摸自己就得替梅...

《飛花拂晨》預購少書事宜

抱歉,因為我的疏忽,少寄了一本書給代理(下跪)

但因為這本書已經完售了,所以一時之間我也生不出書來,

對於那位得再等上一陣子的同學,我只能致上所有歉意(跪)

今天我已經請印刷廠加印了,之後也會再補幾本給代理,造成代理跟預購者的困擾,我真的感到很抱歉T口T/

我在反省了,真的很對不起QQ


1 / 15

© 季風輕拂 | Powered by LOFTER